这位7岁的男孩独自在酒店,“临时爸爸”是洗衣店

在一座健康医学观察酒店的房间里,白云区松洲街志愿者郑双龙正以“父”之名,为爱逆行。该酒店里有一位独自隔离的7岁男童,生活无法自理,不能正常沟通,郑双龙给孩子当“临时爸爸”已经十天了。

7岁男孩独自隔离在酒店,50岁志愿者郑双龙成为“临时爸爸”

“临时爸爸”洗衣喂食

“所有白云员工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6月8日上午,这条喜讯在广州市白云区市民朋友圈刷屏。与此同时,白云区松洲街志愿者郑双龙在某健康医学观察宾馆的房间内,正在以“父亲”的名义为爱逆行。

酒店内有一名7岁男孩被隔离,无法自理,无法正常交流。郑双龙为孩子做了十天的“临时爸爸”。随时喂饭、洗澡、洗衣服、床单、被尿粪弄脏的地板,一路守护着孩子们的每一步……郑双龙辛苦了。他说:“有些事情很难做到,但总得有人去做。谢谢你的信任,你托付给我的,我一定会完成。”

巡逻队发现街头流浪儿童

5月31日晚,松州街道工作人员在道路检查中发现一名流浪儿童A(化名)。松州街道党工委立即介入,向民政、公安等方面学习核实儿童和家庭信息,决定将小A送到没有保险的中心或孤儿院。

因防疫相关规定,未参保中心或福利机构入院必须提交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并通过14天医学观察。小A有语言和智力障碍,只能发出“哦”的声音,不能正常交流。隔离期间,谁会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住在旅馆里照顾自己的饮食?

最后,松州街道社工站联系上了志愿者郑双龙。据社工站负责人介绍,郑双龙热心公益,有6年志愿服务经验。短暂了解情况后,郑双龙欣然接受了任务,立即从花都赶来,成为小A的“临时父亲”。“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洗衣服”

儿童节当天,郑双龙、民警和社工将小A送到酒店进行健康医学观察。为了让A开心顺利入住,郑双龙还与酒店专班、社工站一起为他准备了儿童节“大礼包”和基本生活用品。面对陌生的环境,小A一时无法适应,再加上沟通障碍,郑双龙只能靠猜测自己想做什么,需要什么。

入住酒店的头两三天,场面相当疯狂。小A不会上厕所,到处拉尿拉便。郑双龙只能跟在后面做各种打扫打扫。 “有时候我一天要给小A换五六套衣服。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洗衣服。”小A不听郑双龙的话,会突然咬人。郑双龙,或者用​​指甲抓住郑双龙。

小A的行为控制能力比较弱,需要郑双龙随时随地的照顾。 “他一不留神就开水龙头。有一次我洗衣服,他伸手抓起垃圾桶里的垃圾塞进嘴里,我及时冲出去阻止。”吃饭不用筷子,我就用手抓着。我怕他噎着,就给他喂了一勺。” “他不喜欢晚上睡在床上。他喜欢睡沙发。我只能等他睡着了。现在,轻轻地带他去睡觉”……第二天将是一个挑战,不停地。

我累了,我几乎要放弃了

“一开始,真的很累。”郑双龙坦言,自己有了放弃的念头。不过,与日晒相比,身着防护服进行六七个小时核酸检测的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表示,“这就是我的意思。生活真的没什么。他们需要我,我很高兴。”面对小A的种种不合作和哭泣,郑双龙不仅不责怪,反而更有耐心。隔离饭里有鱼,郑双龙会帮他挑刺,还是自己放给他的饭是换给他的。

为了减轻郑双龙的负担,酒店的专班每天都来帮忙。社工站也持续关注“临时父子”的动态,为小A送去玩具和读物,为“父子”提供健康检测和心理疏导。 .

慢慢引导小A吃好睡好,上厕所小便大便,不碰电插头,不往房间里扔东西…… 唠叨、唠叨、小A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小家伙。郑双龙的进步令人惊喜。白天黑夜,小A体会到被父爱包围的温暖,开始懂得亲近,不时拉着郑双龙的手,和“临时爸爸”玩耍。 “他愿意被我抱”,这个重要的变化让郑双龙有些激动,“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郑双龙 50 出头。他是江西南昌人。他在广州已经20多年了。他目前在花都一家美容院领导销售团队。一子一女已经长大成人。不过,他说,虽然这几天苦累累累,但他真的很能体会到​​做父亲的感觉。

“之前常年辛苦工作,没有照顾好孩子和妻子,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郑双龙的话里充满了愧疚。他感叹这几天照顾小A,真的做到了。我觉得照顾孩子不容易。

作为一名资深志愿者,郑双龙经历了多种志愿服务场景。他说:“有些事情很难做,但总得有人去做。谢谢你的信任,把这件事托付给我,我一定会做好的,”

再过几天,“临时父子”就要分开了,郑双龙心里有些不舍。 “听说街上给他安排了福利院,希望他能有个好的归宿。”郑双龙说:“毕竟,我有过这样的缘分,只要有时间。,一定会拜访这个小家伙。 ”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唐楠 记者陈新辉、舒艳丽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btxpost.com/guonei/7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