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坎门鳌龙鱼灯舞:“指上游鱼”话传承故事

年关将至,在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市坎门街道的许家鱼灯工作室,61岁的手艺人许振忙着赶制“鳌龙鱼灯”。吴晓红 摄  一盏鱼灯,百道工艺  20世纪90年代,许振的父亲许为玉挑起了制作鳌龙鱼灯的大梁,30多岁的许振才跟着父亲学习编扎第一盏鱼灯。

  台州1月13日电(范宇斌 王敬)年关将至,在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市坎门街道的许家鱼灯工作室,61岁的手艺人许振忙着赶制“鳌龙鱼灯”。在他心中,这是表达对美好生活的祝福。

  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坎门鳌龙鱼灯舞”与当地渔区民俗文化有着数百年的历史渊源。许振是掌握鳌龙鱼灯编扎技艺的许家第三代匠人,守艺30余年,传承着鳌龙鱼灯的变与不变。

浙江坎门鳌龙鱼灯舞:“指上游鱼”话传承故事

因为坚持自己制作竹篾,许振右手虎口常年带着被竹刺扎破的伤口。 吴晓红 摄

  “非遗”手艺,一脉相承

  “鲳鱼”“黄鱼”“墨鱼”“红头鱼”……步入许家鱼灯工作室,各式鱼形彩灯令人仿佛置身于海底世界。

  “每个坎门人肯定都听说过鳌龙鱼灯的故事,但是我小时候满街鱼灯的盛景已经很难再现了。”许振回忆道,在他年幼时,逢年过节,凡是有鳌龙鱼灯的表演,他总是骑在爸爸的肩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鳌龙鱼灯看。当这些五颜六色的鱼灯在人群中来回穿梭,他便兴奋不已。

  许振的爷爷是编扎鳌龙鱼灯的一把好手。那时候,年纪尚小的许振不仅爱看鳌龙鱼灯舞,还对鳌龙鱼灯制作工艺耳濡目染,七八岁开始就给爷爷打下手。

浙江坎门鳌龙鱼灯舞:“指上游鱼”话传承故事

编扎是鳌龙鱼灯塑形的关键,许振在编扎时总是聚精会神确保不出差错。 吴晓红 摄

  “当时物资很紧张,舍不得用昂贵的棉线来固定竹篾,爷爷就想办法,把便宜的宣纸搓成一根根纸线代替棉线,一大张宣纸才1分钱左右。”许振说,那时,他每天放学后就会搬一张小凳子坐在家门口帮忙搓纸,偶尔也会帮着给鱼灯涂上底色。

  “鳌龙鱼灯没有设计图纸,全靠匠人们的记忆代代相传。”许振说,一套鳌龙鱼灯由2条“鳌龙”和18只海洋生物组成。其中,“鳌龙”“黄鱼”“小龙鱼”“河豚”“山头鱼”这5种鱼灯的外形和色彩是固定的,其他鱼灯由匠人自己设计。

  “匠人们在制作鳌龙鱼灯时,有些手艺的精髓是不外传的,这也给鳌龙鱼灯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许振说,“鳌龙”是所有鱼灯中最重要的角色。它是匠人靠想象力勾勒出来的一种瑞兽形象,画法和色彩表现夸张,长着龙的头、狮子的眉毛、老虎的嘴巴,外形像鱼,它也是鳌龙鱼灯的精髓所在。

浙江坎门鳌龙鱼灯舞:“指上游鱼”话传承故事

许振对照着鱼灯做记录,他的笔记本上记录着各种鱼灯的制作细节和尺寸。 吴晓红 摄

  一盏鱼灯,百道工艺

  20世纪90年代,许振的父亲许为玉挑起了制作鳌龙鱼灯的大梁,30多岁的许振才跟着父亲学习编扎第一盏鱼灯。

  他从较简单的黄鱼灯入手练习,编制“黄鱼”要先将4条竹篾围成4个圈,用棉线绑扎,作为鱼灯的主筋固定好,圈的直径和间距决定了“鱼”的个头和肥瘦。确定主筋后,接着在尾部竖两条竹篾,铺设鱼身两侧的中心筋,然后上下对称地编扎6条副筋,一盏黄鱼灯的轮廓需要用22条竹篾编扎而成。

  编扎过程中,最难控制的细节是竹篾弯曲的弧度。“竹节很硬,我们要用蜡烛把它烤弯,才能拗出想要的弧度,让整条‘鱼’的走线更加流畅。”许振说,为了让鱼灯看起来美观精致,编扎时要讲究中心轴对称,鱼头中心轴上的竹篾必须和鱼尾中心轴上的竹篾连成一条直线。

浙江坎门鳌龙鱼灯舞:“指上游鱼”话传承故事

许振往展示墙上悬挂新做的鱼灯。 吴晓红 摄

  谈及竹篾的采购,许家三代匠人都是亲力亲为,一定要挑选直而老的毛竹,再用刀将其剖成一根根竹丝。竹刺棘手,长年累月,许振的右手虎口处留下了剖竹篾时被扎破的伤疤。此外,用来粘棉线的糨糊也是自家熬制的。

  鱼灯的骨架扎好后,下一道工序便是裱糊。整条“鱼”要糊上36片大小不一的白棉布,贴好后再上浆。鱼灯裱糊时也要讲究技巧,灯身不能皱,要挺括,过松过紧都不行;甚至每两块布的接头,不能超过一根竹篾的宽度,这样透过灯光,整盏鱼灯就像用一张完整的布糊成的。

  一套传统鳌龙鱼灯制作流程,从选料、剖竹、编扎、裱糊,到上浆、上色、装灯……需上百道工序。许振说,制作一盏普通的鱼灯,一般需要3天时间,而完成全套20件的鳌龙鱼灯舞道具,约要45天时间。

  创新不断,传承不止

  2017年,许振从80岁的父亲手中接过编扎鳌龙鱼灯的接力棒。

  那一年,许振印象深刻。在政府的呼吁和推动下,鳌龙鱼灯舞的内在价值被不断挖掘,影响力不断拓展。

  “你做的鱼灯我们都见过,就没有点新花样吗?”虽然传统的鳌龙鱼灯被大多数人喜爱,但也受到一部分人的质疑。

  传统的鳌龙鱼灯如何创新?一开始,许振每天去逛海鲜市场,试图从生活中寻找创作灵感,但坚持一周后,他发现市面上的鱼虾种类几乎都在他的作品中呈现过。之后,他又特地翻阅了《东海鱼类图册》,但依旧毫无收获。

  “大家想看的一定是少见的鱼虾,甚至是本地没有的。”最终,许振从热带观赏鱼的图书中找到了灵感。此后,他以热带鱼为模板开始创作。

  “金龙鱼”“斑马鱼”“彩裙鱼”……一条条色彩斑斓的热带鱼首次“游”到玉环,成为鳌龙鱼灯表演中的新成员,惊艳全场。

  许振还对鱼灯的绘画手法和制作材料进行了改良,从仅限于大红大绿的传统鱼灯,拓展到形象逼真的仿真鱼灯。他用LED代替蜡烛,让鱼灯形象更加鲜活生动,实用性更强。

  如今,鲳鱼灯、红虾灯、鲤鱼灯等经过改良的鱼灯,从许家鱼灯工作室里已“游”出百余种。

  在许振看来,不断丰富的是鱼灯的种类,不变的是热爱自然的那一份初心。“渔业是坎门渔民的经济支柱,鳌龙鱼灯就是渔文化的结晶,这一份文化传承我们要延续下去。”(完)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btxpost.com/guonei/6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