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北京农村地区防疫:留1个出入口 进村须刷脸测温

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1月12日,大兴礼贤镇东安村入口设置人脸识别系统,刷脸时体温也自动显示在屏幕上。大兴区和河北交界的区域不止永兴河北路大堤,包括流经河北省的永定河沿岸都是大兴区各村镇防控的重点。

  新京报记者探访农村地区防疫,大兴、通州等区所辖农村均实施卡口封闭管理
  各村留1个出入口 进村必须刷脸测温

  “您好,请下车扫描健康码,并测量体温。”1月12日上午,大兴区礼贤镇龙头村村口,值班人员刘宗尧提醒进村人员进行健康码登记。

  近日,北京多个区加强了农村疫情防控。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大兴、通州等区所辖农村地区均实施卡口封闭管理,各村仅保留1个出入口。村口设人脸识别自动测温系统,严格落实验码、外来人员登记等措施。根据农村地区特点,要求红白喜事缓办简办。

  进京通道是“外防输入”的重要关口,河北疫情发生后,大兴区等与河北接壤的地区在进京外围防线乡村道路卡口设置检查站,对不符合规定的进京通勤人员进行劝返。

  探访1

  进京通道设检查点 劝返不合规人员

  1月12日上午,在大兴区永兴河北路大堤北检查点,礼贤镇综治办工作人员梁国东和两名同事正在大堤上巡逻。永兴河北路检查点与河北接壤,为做好疫情防控,大堤上摆放着隔离墩和隔离栅栏等设施。

  这条蜿蜿蜒蜒的小路连接着河北廊坊和北京,随着河北疫情持续吃紧,梁国东的工作压力也不断加大。“您往那边儿看,也就距离咱这1公里左右吧,就是廊坊市,这条大堤的南边儿就是大兴机场。”梁国东说,没有疫情的时候,这条路是机场河北省通勤人员的主要通行道路。近期,受河北疫情影响,北京陆续出台了针对环京通勤人员的进京要求,所以检查点的工作人员必须严格按照要求,对不符合规定的进京通勤人员进行劝返。

  礼贤镇副镇长贾征介绍,该镇在与河北接壤处设置了4个“护城河”卡口,部署36人24小时值守,增强河北进京车辆管控,同时设立9个村庄露营式看护点,加密加强对“护城河”14公里沿线24小时不间断巡查,形成点、线连接综合防控格局。

  大兴区和河北交界的区域不止永兴河北路大堤,包括流经河北省的永定河沿岸都是大兴区各村镇防控的重点。

  记者了解到,永定河流经大兴区进入河北省,其中榆垡镇镇域河道长30多公里,榆垡部分村子紧邻河北,冬季河道干涸,往年有不少河北通勤人员从河道徒步进入北京。因此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榆垡镇加强了河道沿岸的防控力度。

  榆垡镇辛庄村东南口检查站位于永定河河道,跨过河道便是河北固安。河北疫情发生后,70岁的社区志愿者刘西国每天都在这里值守。老爷子告诉记者:“每天值守8个小时,疫情发生前,有不少河北的群众从河道徒步进入北京,这几天河北也加强了人员管控,从河道来北京的人少多了。”

  榆垡镇综治办主任赵学鹏说,检查点工作严格按照北京市疫情防控要求进行,“前几天,要求查验核酸检测证明、行程卡、健康宝,如果没有这些证明,我们会建议河北来京人员绕道专门的检查站,在那里接受检查。”

  榆垡镇副镇长李艳梅介绍,该镇在与北京接壤的永定河大堤设置了28个卡口,安排了178人24小时值守,确保所有卡口封闭,确保外来车辆无法进京。同时,值守人员也对通过永定河大堤进京的外来人员进行劝返,要求这部分人员从正规检查站进入北京。

  探访2

  专人24小时在岗 落实测温、扫码、登记

  在通州区张家湾镇皇木厂村村口,一块木板上黑粗笔写着的“紧急通知”十分醒目,通知要求石家庄、邢台地区车辆(包含去过两地的车辆)进入小区,必须经过检查登记。

  张家湾镇地处通州腹地,下辖57个行政村,外来务工、租房居住人口较多。记者1月12日下午在皇木厂村探访了解到,目前三个村口已安装人脸识别和自动测温系统。有专人24小时在岗,落实测温、扫码、登记等防控措施。

  皇木厂村副书记赵凤生介绍,村里共1540户6100人,算上在企业工作和居住的员工达到8000人。去年十月,通州区为村里安装了人脸识别和自动测温系统,目前已有4000人录入人脸信息。

  已录入人脸信息的村民可“刷脸”进村,系统会同步显示体温信息。没有录入人脸信息的村民和来访者,必须出示北京健康宝,凭绿码经过人工测温后进村。

  一位居住在皇木厂村的外卖小哥刷脸进村时,因为没有佩戴口罩,村支委委员刘玉敏赶紧从值班室拿了个新口罩给他。“进村必须戴口罩,”她说。

  皇木厂村进村入口还铺设了消毒毯,消防车每天上下午以“喷雾”方式喷洒消毒水。由于村里有印刷厂,运纸货车需从西北门进入,“进入时不仅轮胎等车辆外部要进行消毒,车厢内也要进行消毒。”

  记者从通州区于家务乡了解到,全乡11个村(社区)均已安装并使用智慧平安村庄(社区)系统,通过人脸识别、车辆识别比对、数据管理等服务,做好村及社区卡口管理。

  近几日,大兴区礼贤镇东安村也新装上了人脸识别系统,村民刷脸进村。此外,该套系统还有测温功能,刷脸的同时体温也实时显示在屏幕上,提高了进村通行速度。

  对于这个新“上岗”的设备,有些村民还有些不大适应。“大妈,您往这边儿站点儿,脸看着这屏幕。您看,这门不就打开了吗?”看到一位老年人怎么也刷不开这大门,一旁值守的工作人员连忙上前指引。老人家也呵呵笑着说:“没用过这高科技的东西,不过这比用手机刷健康宝、手动测温方便多了。”

  探访3

  各村封闭管理 快递人员暂不能进村

  1月12日上午,大兴区礼贤镇龙头村村口,除了必要的健康检查,还有一顶帐篷,里面整齐码放着不少快递货物。村党支部书记刘宗永说,近期实行封闭管理,仅保留一个出入口,村民购买的快递统一放在帐篷内,由村民到村口自行取回,快递人员暂时不能进村。

  东安村也实行封闭管理,保留一个出入口通行。

  记者采访时途经多个村庄,村口均有志愿者值守,曾经可以进村的其他道路已经封闭。

  张家湾镇57个村也全部封闭管理。记者1月12日下午在皇木厂村北入口看到,不到20分钟就有近10辆临时车辆被拦下,车主需填写去往村内的具体地点、身份、联系方式等信息,体温正常方可入村。

  皇木厂村一位村民说,大家平时喜欢聚在一起聊天,但疫情以来,大家都很注意。村里也悬挂着“少出门、不聚会、不串门、不走亲、不访友”的红色条幅。

  赵凤生说,目前村里要求红白喜事缓办简办,村里饭店经营每桌不能超过五个人,每天进行两次消毒。

  探访4

  居家隔离有保障 志愿者替买生活用品

  “我丈夫在沧州,现在能回北京吗?”“我刚从固安回来,需要隔离吗?”在皇木厂村村委会,赵凤生的手机响个不停。他说,根据大数据平台的信息,村里实时更新名单,对有中高风险地区旅居史进京人员排查管控,此前从石家庄、邢台等地回村的人共57位,都进行了居家隔离。

  张家湾镇防疫办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镇里已梳理河北石家庄市、邢台市返京人员1000余人。

  大兴区多个村也有居家观察人员,记者了解到,他们大多是来自石家庄、邢台,也有部分返京人员主动向村委会报备来自中高风险地区。

  对于居家观察人员的生活保障,各村都做了相应安排。求贤村成立了由20名村民组成的巾帼志愿者服务队,她们每天都与居家观察人员联系、对接,为居家观察人员购买生活用品,接送快递物品等。

  1月12日下午,志愿者服务队为村内一名居家观察人员采购了菜花、白菜等物资。双方通过电话沟通,打开院门后,服务队队员与居家观察人员不见面,队员将蔬菜放在院内便离开。

  探访5

  卫生所不开退烧药 发烧人员及时转运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基层卫生医疗机构,村里的卫生所、卫生站往往不具备新冠肺炎的筛查能力,因此医务人员加强了对发烧、咳嗽病人的管理和上报制度。

  求贤社区卫生服务站位于大兴区求贤村内,服务站大门上贴有多张健康宝二维码和行程卡二维码,所有进入服务站的人员均需完成以上两种信息的登记。

  服务站医生郗红霞告诉记者,服务站可开普通药品,但发烧、咳嗽类药物暂时不能开具。“主要是我们没有筛查的条件,如果遇到有发烧的患者,我们会让他暂时不要离开服务站,然后上报大队,同时和镇里医院对接,按照要求完成后续工作。”郗红霞表示,对于代为发热患者购买退烧药的村民,服务站不会开药。

  求贤村妇联主任张文芹也表示,一旦发现有发烧患者,医务人员、村里的志愿者、村民都会及时上报,村委会也将把信息迅速同步到镇里相关部门,“如果需要转运患者,镇里或者村里会协调120车辆进行转运,发烧患者将被安排到距离最近的医疗机构进行筛查。”

  大兴区龙头村党支部书记刘宗永也表示,村内原本有一个卫生服务所,但不具备筛查条件,因此近期一般情况下不开门,如果村民有非发烧、咳嗽等病症,可以给服务所打电话咨询。但疫情防控期间,建议村民到镇里卫生院就诊。此外,如果是发烧、咳嗽等患者,村委会会将信息迅速上报,根据要求做好后续安排。

  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 张璐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btxpost.com/guonei/5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