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攀登与摄影相遇在雪山之巅

龙江 摄影  为攀登白马雪山,登山队员戴着头灯早上5点从一号营地出发。龙江 摄影  攀登安纳普尔纳峰的登山队员和他们面前巨大高耸的雪山。对于登山者来说,攀登一座高峰是对自我的挑战,是对人类身体极限的挑战,但这个过程给予我们更多的其实是精神财富。

  当攀登与摄影相遇在雪山之巅

  报 纸杂 志光明日报 2021年01月31日 星期日

  作者:龙江《光明日报》( 2021年01月31日 11版)

  登顶阿玛达布拉姆峰后,登山队员下撤到6400米处的二号营地驻扎休息。龙江 摄影

为攀登白马雪山,登山队员戴着头灯早上5点从一号营地出发。龙江 摄影

登顶马卡鲁峰后,登山队员用绳索下撤。龙江 摄影

  晨光照耀在洛子峰上,同时照亮了近200名排成一线正在冲顶的登山队员。龙江 摄影

  攀登安纳普尔纳峰的登山队员和他们面前巨大高耸的雪山。龙江 摄影

  【影像札记】

  人们为什么要去登山?在从事极限摄影的迷茫时期,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随着攀登的脚步一步步深入,我才逐渐认识到:登山不是为了让世界看到自己,而是为了让自己看到另一个世界。

  多年来,因为执着于对大山的那份情怀,我一直行摄在8000米级山峰的雪域高原。因为热爱,我会去关注人类活动对自然的改变,气候变暖对动物、植物、雪山、冰川以及生态链产生的影响。环境的剧烈变化,让我产生了危机感和紧迫感。登山和极限摄影,对我来说,就是为了找寻内心的归宿感和成就感。它改变了我的生活理念和价值观,是一种人生的积累,是对岁月流逝的一种阐释。

  极限摄影需要人融入大自然,与自然和谐共处。在与自然的对话中,高山不追求我们的爱,也不寻找我们的死亡,对于我们,它什么也不想要。然而,高山却能改变我们对自己的看法。在对大自然的崇敬和敬畏中,我们的灵魂可以得到安宁,精神得到释放。高山挑战人类的傲慢,记录人类的奇迹。

  对于登山者来说,攀登一座高峰是对自我的挑战,是对人类身体极限的挑战,但这个过程给予我们更多的其实是精神财富。通过不断地挑战生理和心理极限,我们借助与自然直接对话的方式,以空间的置换获得心灵的释放。

  正是因为理解了这一点,让我找到了创作方向以及如何以理念支撑,让我知道如何用摄影艺术的语言形成自己的语境,去呈现大山的气势磅礴,去亲近大山的巍峨壮美;思考怎样把具象的山峰凝固在抽象的空间,延伸出无法言说的意境。通过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大山的相互映照,摄影让登山这项极限运动散发出独特的精气神,充满感染力和说服力。我想,这就是对极限摄影最好的诠释:在大自然的伟力之中,不断探寻属于我们独立人格的精神力量。极限摄影或许会缩短我们生命的长度,但却能增加生命的厚度。

  以攀登山峰为拍摄对象的极限摄影无疑属于人文摄影的范畴。人文摄影,顾名思义就是以人或人的活动为拍摄对象的摄影。与所有的摄影类别一样,人文摄影也是应用拍摄行为关注事物深层次社会意义,同时体现摄影人的思想,进行内容表达的艺术创作手段。构图、光影、意境、内涵等,都是人文摄影的重要条件。优秀的人文摄影作品,能触及大众心灵深处,引发情感的共鸣,同时对个体和社会的发展起到积极的引导作用。

  在当下的社会里,摄影艺术创作的观念已经与过去大不相同了,摄影的意义并不在于摄影本身,而在于摄影者用照片反映出来的社会意义。正如登山一样,最重要的并不是登上顶峰,而是在攀登过程中挑战自我、找寻自信,这份美好的正能量才是摄影者应该记录并且传递给每一个人的最佳礼物。

  (作者:龙江,系云南省摄影家协会理事、第十三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奖摄影家)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btxpost.com/guonei/34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