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名村干部全被隔离的村庄

6名村干部全被隔离的村庄  ——石家庄基层党组织疫情防控工作速写(上)  编者按  2021年新年伊始,石家庄市突然遭遇一轮新冠肺炎疫情。临时党支部成立当晚,孙素强和郭志球同时接到紧急通知,村中又排查出31名“次密接”人员,需要迅速去往指定地点集中隔离。

  6名村干部全被隔离的村庄

  ——石家庄基层党组织疫情防控工作速写(上)

  编者按

  2021年新年伊始,石家庄市突然遭遇一轮新冠肺炎疫情。与一年前武汉暴发的疫情不同,这一次疫情主要发生在农村地区,然后波及城市。面对病毒的挑战,村庄、乡镇、区县,在中国行政体系的末端,也是最接近老百姓的地方,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成为中流砥柱,带领群众拉起了战疫防线。我们要讲的故事,有“两个支部的联动”,有“防控堡垒的务实”,有“青年力量的动员”,每一个故事,都映照了基层干部的初心本色,践行着共产党员的责任担当。

  ——————————

  新冠肺炎疫情对永乐村的突袭是从攻击这个村庄的“神经中枢”开始的。

  1月5日上午,河北石家庄市鹿泉区宜安镇的包村干部和永乐村“两委”班子6名成员正在布置即将到来的换届工作。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电话给包村干部带来了一个消息:根据流调报告,藁城区刚刚确诊的一名新冠肺炎患者,1月1日曾到永乐村“串亲戚”。

  流行病学专家曾分析,石家庄1月2日发现的这波疫情主要分布在农村地区,病例以农民为主。3天之内,永乐村就面临失去“指挥部”的风险——1月6日凌晨,村“两委”班子成员中的一人和村里其他密切接触者被集中隔离。

  1月7日,永乐村的包村干部和其余5名村“两委”班子成员作为“次密接”,开始居家隔离。

  1月8日夜,这5人也被要求集中隔离。

  这天深夜,5人乘车驶出村庄,前往隔离酒店。不知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想不到咱村的‘两委’班子全部被隔离……”一时间,漆黑一片的车厢内没有人搭话,5个人的心头都异常沉重。

  此前的1月7日,镇人大主席孙素强作为宜安镇派来的临时负责人,来到这个出现确诊病例密接和次密接的村庄时,他的内心也不平静。

  “说对疫情不怕是假的。”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这个“临时负责人”说,但自己顾不上怕,有更棘手的问题等着他快速找到答案:初来乍到布置工作,村民会听吗?人生地不熟如何确保防控疫情万无一失?

  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孙素强将借来的折叠床架在了村民服务中心办公室里:一翻身就能坐到大会议桌前,一抬头就能看见墙上“交流面对面,沟通零距离”几个大字。

  “疫情之下,‘交流面对面’做不到,但‘沟通零距离’两部手机就能解决。”正如孙素强所说,他和被隔离的永乐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郭志球的电话成了名副其实的“热线”——两人的手机打到发烫,郭志球用了几年的手机更是一天要充3次电。

  就这样,为了在快速推进的防控工作中不掉队,永乐村的“双核处理器”就这样实现了紧急“热启动”。

  1月10日,永乐村临时党支部成立,孙素强正式成为临时党支部书记。在郭志球眼中,他和孙素强性格迥异。70后的孙素强性子沉稳,比孙素强年长十几岁的郭志球,则办过企业、从事过多个行业,是“直来直去的爽利性格”。

  而在孙素强看来,两人配合默契:一个是在村里紧盯防控的眼睛,一个是在微信群发出指令的嘴,“但眼和嘴要共用一个大脑”。

  临时党支部成立当晚,孙素强和郭志球同时接到紧急通知,村中又排查出31名“次密接”人员,需要迅速去往指定地点集中隔离。

  如何说服村民离开家、迅速安全赶到隔离点,考验着两个人的工作智慧和能力。这31名次密接人员,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有人有半身不遂的妻子需要照顾,有人不满周岁的孩子需要哺乳……

  永乐村的“双核处理器”在协作中高速运转,与相关部门沟通后,他们尽量为每一户找到最佳方案,既完成防控任务,又解决群众困难。

  “双核处理器”迄今已经运转十几天,两位书记各自独当一面。作为乡镇干部, 孙素强协调别的乡镇为求助村民修理了燃气壁挂炉,通过朋友从邻县为八旬老人买来了急需药品。郭志球打上几个电话,就成功说服在外读书的大学生放弃了返乡计划。

  “越是关键时刻,越要看党员干部的威信。”在这位已连任两届的村支书看来,“如果在村民面前没有威信,这个村支书就不称职。”

  两位书记的工作思路并非时时一致。永乐村现有3家商店保障村民的生活物资,之前,店主从镇上或城区进货。孙素强觉得,这样会增加感染风险,应让供货商把货物送到村口。但郭志球认为,让供货商送货,增加成本,村民买东西就贵了。

  “工作思路有分歧很正常,但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为村里好。”郭志球说,这样,“群众健康更重要”的共识就不难形成。最终,他这个党支部书记被临时党支部书记成功说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最近走访时看到,在永乐村,5次全员核酸检测顺利进行,参照中风险地区的闭环管控一丝不苟,志愿者服务让村民的生活井井有条……

  入夜,当村庄陷入平静,在村民服务中心那张不到1米宽、只有1.8米长的折叠床上,劳累一天的孙素强会沉沉睡去;而在隔离酒店那张相对舒适的大床上,郭志球则常常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永乐村的“双核”热线时常要到深夜两点左右才会暂停。

  通讯员 张洁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樊江涛 朱洪园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btxpost.com/guonei/18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