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评:流调信息泄露,亲者痛、病毒“快”

虽然基于我国庞大的流调数量,这一数字并不高,但这些案件几乎发生到疫情零星散发的每个城市。每一次的信息泄露都会掀起巨大的舆情浪潮,也会让患者在忍受病情折磨的同时,还要遭受精神伤害。

新华网评:流调信息泄露,亲者痛、病毒“快”

近3个月,至少发生10起流量调度信息泄露事件。虽然这个数字基于中国庞大的移民数量并不高,但这些病例几乎发生在每一个散发疫情的城市。每次信息泄露都会掀起巨大的舆论浪潮,也会让患者在患病的同时遭受精神伤害。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注意。

通过梳理流媒体信息的泄露,可以发现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是重要来源。有的调动人员甚至认为“没有手机很难工作”。这里暴露出两个问题:第一,目前的一线流媒体工作还没有完全实现信息化、数字化,有些环节还得依靠私人即时通讯工具来确认、处理和应用个人隐私数据,并且知道。移动性等数字和密码保护存在不足;其次,在接触流动信息的人群中,少数人法律意识薄弱,缺乏保密意识。所有这些因素都增加了流信息泄漏的风险。

但是在流媒体信息公开后,很多地方在处理相关案件时仍然等同于个人信息的一般公开,有的是“无下文”,有的地方甚至认为这是负面舆论。这样既能有效维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又容易导致他人的肆意模仿,对防疫工作产生不利影响。

流媒体信息的泄露让家长感到痛苦,病毒“快”。因为流媒体信息比普通的个人信息对个人和社会更有意义。一个显而易见的后果是,确诊患者和密切接触者可能会因为担心相关信息泄露甚至面临网络暴力而照顾甚至隐瞒个人行踪,这将给转院工作增加新的难度。

随着疫情防控工作的规范化,我们需要尽快为流动信息筑起一道“不可逾越”的防护墙。相关部门要吸取一年多来患者信息泄露的教训,采取更多的引导和约束措施,如建立规范的操作流程、严格控制流量信息的采集范围和传输半径、进一步完善大数据建设等,不断完善流量调整工作,把握公众知情权和个人隐私的平衡,守住公民个人信息安全防线,充分发挥“侦察兵”在疫情防控中的作用。(正文:王景淮、汪洋手绘:任期之初)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btxpost.com/guonei/17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