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泄露了两个小果庄人的隐私

一名小果庄大货车司机两天内遭遇了两次人生意外:感染新冠病毒,个人隐私外泄。买车前,张远也是一名大车司机,给其他车主打工,李亮在石家庄做水暖工。李亮和张远回忆,这里是小果庄疫情发生后,他们与村民最近距离的一次接触。

  一名小果庄大货车司机两天内遭遇了两次人生意外:感染新冠病毒,个人隐私外泄。

  在河北省卫健委1月14日的官方通报中,他是75例新增病例之一,除了确诊前21天的行动轨迹,有关他的个人信息只有15个字:男,34岁,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人。

  而在网络空间,带有他和同车司机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车牌号等隐私信息的帖子和视频,迅速扩散到内蒙古、河北及山西等地的聊天群里。

  他在一个短视频里看到,自己的身份证照片出现在最显眼的中间位置,评论中有网友谩骂的留言。他说:“规规矩矩地活了30多年,像通缉犯一样被挂在网上”。

  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这名司机反复询问是否可以匿名,他不想“更多个人信息外泄”。为尊重受访者隐私,报道中两位当事人李亮、张远均为化名。

  1月13日下午5点左右,李亮在石家庄一处隔离点接到通知:他的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他坐上负压救护车,转到医院,当日诊断为确诊病例。

  从1月14日上午10点开始,他陆续接到100多个来自河北、内蒙、山西的陌生电话,其中有来自他们并未去过的巴彦淖尔、廊坊等地。有几位自称是疾控人员、警察、社区人员,更多的是说几句就挂断的不明身份的人,对方能报出他的身份证号、车牌号和车型,问他是不是那个感染新冠病毒的大货车司机,“有的讲话非常不礼貌”。

  在这些电话中,李亮自己估算是疾控人员和警察的只有3个。

  一位自称河北疾控的人,是这些电话中极少用座机打来的,号码来自石家庄,13日晚上和14日上午各打来一次,问了他的个人信息、行动轨迹和接触人员,共通话45分钟。

  另一位是自称呼和浩特疾控的人,也是用座机打的,两次通话30分钟,随后添加了李亮的微信,要走一些照片。

  一位警察报了警号,李亮相信是真的。

  当一个自称内蒙古开旅馆的人打来电话时,李亮终于无法忍受,质问对方:“我这信息你们怎么知道的?”

  “在我们内蒙古有个群,你的信息全都散开了。”对方回答。

  同车司机张远是李亮的表弟,属于他的密切接触者。他的隐私信息同样遭到泄露,接到了数十个陌生电话。

  张远的通话记录显示,李亮转到医院的当晚,他接到了一个自称疾控中心的人的电话,问了他的身份证信息、行程以及与李亮的交集,一共打了26分钟。

  一名石家庄新乐市的司机发给张远两张微信群聊截图,告诉他“你们的个人信息群里都有了”。

  截图里的信息为“河北藁城确诊人员基本情况”,内容包括他和李亮的真实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和家庭住址,以及他们自述的近期轨迹情况,精确到他们住过的一家旅馆老板的电话号码。

  李亮随后开通了手机自动拦截陌生号码功能,同时关闭了通过手机号搜索添加微信好友的设置。

  申请好友一栏里,数十个顺着手机号找来的网友,有自称银行放贷的,负责开标的,收大货车过磅单的,也有办理“花呗、京东、分期乐”的。

  接受采访期间,李亮突然想起支付宝账号绑定着手机号,连忙检查有没有被盗用。

  在一些短视频社交平台上,李亮和张远的个人隐私信息仍在扩散。一条带有李亮个人隐私信息的视频产生了3.5万次播放量,与微信群流传的信息不同的是,视频里还贴上了李亮身份证上的“大头照”。

  李亮告诉记者,他最担心的不是身上的新冠病毒,而是个人隐私信息泄露后,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拿去干违法的事,货主们看到他们的名字和车牌,以后还让不让他拉货——他们还没做好丢工作的准备。

  李亮的大货车是他和张远2018年筹款买的,“贷了20多万元”,两人搭伙开车。在小果庄,开大货车跑运输的司机至少有30人。

  买车前,张远也是一名大车司机,给其他车主打工,李亮在石家庄做水暖工。

  2020年过年后,他们高兴地还上了最后一笔车贷,“以后总算能挣一笔是一笔了。”张远家里有3个孩子,李亮家2个孩子,他们的父母都是小果庄农民,几家子生活主要靠这辆大货车。

  过去的3年,他们最远到过海南、云南、四川,跑得最多的线是石家庄到内蒙古。在官方的流调信息里,12月23日至1月4日,他们的行程轨迹与大货车的货运路线一样单调:在河北与内蒙古之间往返3次,装货、送货、卸货。

  就像不明白自己的隐私是从哪一个环节泄露出去的,李亮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染上的新冠肺炎。

  1月2日小果庄出现疫情时,李亮正驾驶货车在内蒙古送货。元旦中午出发前,他到同村的父母家吃了饭,到藁城区梅花镇装上货,和张远轮流开了一天一夜抵达呼和浩特。1月3日他们卸完货,又装了一车肥料回石家庄。

  返程路上,张远在微信上听老家的人说“封村了”“路堵上了”。开始,他们俩还以为家里人在开玩笑,“完全没想到和疫情联系在一起”。

  他们没有注册过微博,没有使用过哪一家新闻客户端,手机上最常用的软件是几家为货车司机派单的App,以及微信、快手。

  1月5日,两人卸完货准备回家,开到藁城区机场路时,发现路已被封死,卡口有警察在值守,他们这才意识到“疫情真的已经到了家门口”。

  就在5日下午,石家庄市宣布将对全市所有社区、农村实行闭环管控,严格控制聚集性活动。

  当时高速公路还没全封,按原计划,他们还可以跑一趟活儿。“我们是小果庄人,还是先去做核酸吧。”李亮和张远商量。

  货车进不了藁城,他们和另一位从山西回来的同村司机会合,把车停在藁城外环路边一处空地上。最近的医院距此18公里。3人没敢打车,步行两个多小时到了医院。

  发热门诊的护士穿着防护服,问他们为什么做核酸检测。

  “我们是小果庄的。”张远脱口而出。这句话像是朝旁边排队的人群里扔了一个炮仗,吓得他们纷纷后退。张远感到自己贴着口罩的脸发烫,突然想到现在“小果庄”3个字给其他人带来的不适。

  他们又步行两个多小时回到大货车上。张远拨通了小果庄村支书的电话。支书让他们回村里,等着一起转移。

  小果庄村外的停车场已停靠着30多辆大货车。司机们蜷在驾驶座上休息。张远和李亮隔着窗户打听情况,有的大货车从南方空车回来,“一说是石家庄的不让待,再说小果庄更不让待,货也不让接”,“有一辆车货都没卸就回来了”,损失由司机承担。

  他们担心,以后小果庄的大车司机拉活儿都将受到这种对待。

  200米外的村口,有穿防护服的人在值守,李亮看到栅栏横在路中间,陆续有大巴车进出。1100多户、4000多人的小果庄,大部分村民已转移到不同的隔离点。

  村口值班的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送来方便面、热水,让他们等着和剩下的村民一起去隔离点。

  临行前,司机们做了核酸检测。李亮和张远的这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

  剩余的几十位村民是密切接触者,为避免大车司机和留守村民接触,村里安排了两辆大巴车分别送他们到藁城区一处隔离点。

  李亮和张远回忆,这里是小果庄疫情发生后,他们与村民最近距离的一次接触。当时大家住进同一层的楼内,在院子里的花坛边打饭、吃饭,李亮与一位村民打招呼时最近距离1米,“都是一个村的”。

  这个隔离点没有热水、暖气。1月8日,他们又被转运到另一个县的隔离点。

  1月11日起,他们在新隔离点内每天早上做一次核酸检测,李亮和张远前两日的检测结果均为阴性。13日,李亮的结果呈阳性,随后确诊。张远至今仍然是阴性。

  这让他们感到很奇怪。到隔离点之前,他们一起开车送货,休息时住在大车驾驶室后的上下铺,吃饭用自带的一个锅做。村里还有一对父子搭伙开车,那位父亲确诊是阳性,儿子的核酸结果至今也是阴性。

  医生告诉他们,就像这次小果庄疫情溯源一样,弄清楚这些需要寄希望于更多的流行病学调查,“就是给你们打电话的疾控人员做的那些。”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耿学清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btxpost.com/guonei/1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