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新冠肺炎疫情 近两千名考生困在石家庄的集训营

根据田璐的观察,培训班的学员大多来自河北省内,“邯郸、承德、保定、廊坊都有”,也有石家庄各区县来的。”田璐记得班主任当时说,由于疫情比较严重,暂停线下课程,转为线上课程,离家近的学员尽快离校,离家远的第二天由学校送到地铁站。

  近两千名考生困在集训营

  正在参加一个“专接本”考试培训班的大专学生田璐滞留在了石家庄,成为当地本轮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的特殊滞留者之一。1月3日,她来到石家庄灵寿县,只上了两天课,线下课程就停止了。

  培训班的主办方是民营的考试培训机构“中升教育”,为期20天,上课地点是在石家庄科技信息职业学院灵寿校区。培训是“封闭式”的,食宿都在校内。1月6日, 受石家庄本轮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培训班停止了线下课程。

  近2000名像田璐这样的学员滞留在封校后的校园里。培训班的一名班主任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介绍,目前滞留在校内的人员,“老师有五六十人,学生有近2000人吧。”

  田璐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培训机构发布于1月10日的通知,提到封校期间的保洁工作时,该通知称“目前是54人服务2700人”。组织此次集训的中升教育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我们这儿疫情防控工作做得非常好!”他说,老师少学生多,“是挺艰难的。”

  不过,这家机构未确认滞留者人数。

  目前,该培训班所有人员均在学生宿舍居住。虽然线下课程转为线上课程,但田璐每天和其他学员一起,到教学楼去上网课。

  田璐将在2021年6月大专毕业。河北省“专接本”考试一般在每年1月报名,3月举行。她想在寒假突击备考。经过多方打听,并在熟人推荐下,她报名了中升教育的“专接本线下集训营”。

  1月3日下午,田璐被一辆大巴接到学校,随后办理食宿手续时,她记得现场“人山人海”。

  受疫情影响,河北省内多所高校已在2021年元旦前放寒假。田璐就读的河北一所专科院校也已放假。

  根据田璐的观察,培训班的学员大多来自河北省内,“邯郸、承德、保定、廊坊都有”,也有石家庄各区县来的。

  田璐上了两天课,到1月5日下午5点左右,还没下课,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班主任忽然走到讲台上。“不好意思,打断一下。”田璐记得班主任当时说,由于疫情比较严重,暂停线下课程,转为线上课程,离家近的学员尽快离校,离家远的第二天由学校送到地铁站。

  田璐有点慌。赶回宿舍的路上,她看见有学员带着行李正在离校。也有人打包好个人物品,在快递站办理业务。一份该培训班的学员微信群聊天记录显示,当时,不少学员在群里征人“拼车回家”“组团打车”,目的地有邢台、唐山、邯郸、黄骅等。

  田璐考虑了一下,自己要去的地方较远,拼车不太现实,既然培训机构说第二天也可以走,那就再待一晚。她购买了1月6日离开石家庄的高铁票。

  然而就在5日晚,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在群里通知说,培训班全员都要接受核酸检测,3天以后核算检测结果无异常可以回家。田璐退掉了火车票。当时,她并不害怕,因为老师告诉她,“3天后真的能走”。

  班主任刘德龙记得,他负责的班级1月5日晚走了7人,剩下20多人。据他了解,有的班级走了一半。这次集训开有50种专业,一些热门专业如计算机类、机械类,一个班有上百名学员。

  据刘德龙介绍,按照疫情防控的安排,校园里的师生、工作人员都接受了两轮核酸检测,暂无阳性病例报告。

  封校后,外来人员不能进校,刘德龙和其他50多名老师一方面要保证学生“按时上课”,一方面还要做好后勤工作。他和同事每天为宿舍楼消毒、打扫公共区域卫生间、清理垃圾、擦拭课桌。工作会议一天至少开一次,会上要分配任务,还教班主任如何安抚学生的情绪。人多的班一般有两三个班主任。学校方面有车辆专门负责生活和防疫物资采购。

  “有人身体不舒服,有人心情不好闹情绪。”刘德龙说,他要随时了解班上每一个学员的情况,并确保没有一个学员擅自离校。

  一些学员对封校后的培训班并不满意,一度在社交网络抱怨,宿舍经常停水,也没有热水。宿舍里没有网络,空调暖风总被关掉,食堂在封校后涨价,且品种很少。更重要的是,他们担心这么多人待在校园里,吃饭、上课聚集,会增加风险。

  刘德龙对记者表示,经过努力,热水已经恢复24小时供应,空调也修好了,近2000人在餐厅吃饭,又是非常时期,种类较少也正常。

  田璐证实,宿舍现在供暖不错,也有热水可用。食堂提供的菜品的确很少,“我已经好几天没吃过青菜了,也没有牛肉猪肉”。她和同学在食堂购买了一份香辣牛肉面,发现里面放的是鸡胸肉——他们找到了鸡皮。粥从2元涨到了2.5元,米饭套餐都涨价1元。原来买得到奶茶的商业街大多数店铺关闭了,药店和理发店还在营业。“我觉得这些也还好,没有你们想的那么惨。”田璐在电话里对家人说。

  不少家长把电话打给了刘德龙,他会尽力解释:待在封闭的学校里,师生都会戴口罩,每天使用84消毒液进行消杀,“秩序很好,也很安全”。

  在田璐看来,封校以后,校园内还比较整洁有序。她不急着“出去”,因为“外面除了大马路啥也没有,本来我就是来学习的”。她每天按时上网课,唯一发愁的就是“收不到快递”。

  不少滞留大学生接到了学校打来的电话,登记信息后,接他们回到校园。不过,一些省外的滞留者、非石家庄本地学生,仍在等待解决方案。

  从河北其他地区来到石家庄的田璐很想知道:“我算不算滞留大学生,怎么样才能回家?”

  刘德龙表示,自己所在的培训机构某负责人跟班主任开会时曾表示,如果石家庄的疫情不再继续蔓延,也就是说没有新增病例时,学员就可以回去了。目前,家在石家庄各区县的学员可以返乡。

  “我其实并不想回家。”刘德龙说,自己渴望在外面闯一闯。经历这次突发情况,尽管工作很疲惫,但成就感很足。

  事实上,这位班主任比有的学员年龄还小。他和同学到这个培训班来,是利用寒假打工。

  是的,他自己就是一名滞留石家庄的大学生。

  (应采访对象要求,田璐、刘德龙均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秦珍子 

  2021年01月20日 05 版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btxpost.com/guonei/13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