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锐评丨利益集团成为美国政治衰败的催化剂

四年前,当时作为共和党竞选人的美国领导人曾夸下海口,称“将抽干华盛顿的泥沼”。其中,利益集团与政治集团深度捆绑、游说政治、金钱政治引发的“合理”腐败,成为美国政治衰败的催化剂。

  国际锐评丨利益集团成为美国政治衰败的催化剂

  四年前,当时作为共和党竞选人的美国领导人曾夸下海口,称“将抽干华盛顿的泥沼”。四年时间一晃而过,人们看到:华盛顿政治非但没有风清气正,反而更加污浊不堪。其中,利益集团与政治集团深度捆绑、游说政治、金钱政治引发的“合理”腐败,成为美国政治衰败的催化剂。

  在美国,利益集团和个人通过游说方式影响政府决策甚至绑架民意是公开现象。根据美国捐献数据库Opensecrets的统计,从2000年至2019年,全美注册说客年均超过1万人。游说开销则从2000年的15.6亿美元攀升至2019年的35.1亿美元,令人触目惊心。游说政治导致少数强势集团的利益凌驾于多数弱势民众的利益,一些中下层民众由于缺乏游说渠道而遭到边缘化,其利益和意见无法得到政府重视。

  利益集团对美国政治的腐蚀最直接体现在影响选举上,成为美国金钱政治的推波助澜者。在总统选举中,由于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的存在,美国利益集团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募集和分配资金,影响各级选举结果。根据Opensecrets统计,2020年全美共有2276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筹款总额约31.6亿美元。

  国会山同样难逃利益集团的魔掌。在2016年国会选举中,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从证券投资行业获得高达6300多万美元的资金支持,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从油气行业获得2600多万美元的资金支持,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桑德斯从教育行业获得超过2000万美元的资金支持。

  依靠利益集团输血的美国政客在掌权后自然要为金主服务。除了上述议员在推出金融、能源、教育法案时为支持自己的利益集团谋利之外,总统更是成为向利益集团回馈的重要力量。比如,共和党总统大多接受能源企业的巨额资助,里根上任后取消对石油、汽油等价格管制,小布什拒绝执行《京都议定书》。来自民主党的克林顿和奥巴马在接受信息科技行业的资助后,积极推动信息高速公路计划和网络安全建设。

  本届美国领导人上台后,更是毫不掩饰对利益集团的投桃报李。誓言抽干泥沼的他,事实上成为最大的泥沼制造者。比如,本届美国政府的经济团队与华尔街金融集团关系紧密。财政部长姆努钦先后为高盛和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效力,曾出任白宫经济顾问的科恩也担任过高盛总裁,这两人被称为本届美国政府内的“高盛派”。

  此外,本届美国政府任命的军方人员也与军火商存在“旋转门”关系。前国防部长马蒂斯曾在美国通用电力公司任职,在离开国防部数月后又回到该企业董事会。曾代理国防部长的沙纳汉在美国波音公司任过职,而之后的国防部长埃斯珀曾是军火商雷神的重要说客。

  过去四年里,白宫这位当家人最“高明”之处在于利用曾经的商人身份,通过自己的地产变相敛财,巧妙实现政治和利益输送。根据美国媒体披露,包括私人监狱承包商、小额放贷公司等特殊利益集团为了接近并影响美国领导人的决策,砸下重金在他的地产举行多达137场活动,让这位政客兼商人至少从中谋利超过千万美元。

  砸钱的效果十分显著。比如,奥巴马政府时期曾经要求小额放贷公司审核贷款者是否有能力偿还贷款,而本届美国政府在2020年7月正式取消这一要求,再次降低了利益集团影响美国政策的门槛。

  可见,美国政治遭受金钱侵蚀已成为积重难返的制度性腐败。美国政客难洗一身铜臭,无论谁当总统都不可能成为改变美国金钱政治本质的灵丹妙药。(国际锐评评论员)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btxpost.com/guoji/131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